看牌抢庄怎么玩

您的位置:看牌抢庄怎么玩  »  新闻看牌抢庄怎么玩  »  武侠古典  »  淫欲的祈祷_武侠古典_久久精品国产视频在热_老司机精品视频_老司机在线国产
淫欲的祈祷_武侠古典_久久精品国产视频在热_老司机精品视频_老司机在线国产

淫欲的祈祷_武侠古典_久久精品国产视频在热_老司机精品视频_老司机在线国产

「大~~哥~~哥~~~我~来~叫~你~起~床~了~哦~~」

  楚狩都还意识模糊的时候,就听见法拉儿那元气十足的声音。

  他睡眼惺忪的大吼:「喂,哪有你这么叫人起床的?」

  「咕嘿嘿,别介意嘛大哥哥,呐,啊呜~~~~」

  法拉儿娇小的身影爬进楚狩的被子里,出人意料熟练的脱下了楚狩的内裤,将硬硬的下体含入自己口中。

  温暖的口腔包裹住肉棒,柔软的舌头不断在肉棒的敏感地方舔弄,随着肉棒渐渐挺立起来,楚狩的意识也随之越来越清醒。

  楚狩把被子翻开,正好看见法拉儿那含情脉脉的眼神。

  「早上好,大哥哥~~~」

  她一边含着楚狩的肉棒,一边笑语吟吟的注视着楚狩的面庞。

  也许是怕楚狩找他的麻烦,她用力的将肉棒吞的更深,敏感的龟头都几乎深入到她自己的喉咙里面,被法拉儿紧窄的小口紧紧包裹在其中,那份快感让楚狩几乎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嘿嘿~~大哥哥你变得精神起来了吗?」

  经过一番几乎窒息的深喉之后,她将沾满了口水的肉棒吐出,牙齿轻咬在楚狩敏感的马眼地方,像是亲吻一样的吸吮着。

  那样的快感,几乎让楚狩都有点承受不住,差点就在法拉儿的口中直接射精出来。

  「耶~~干嘛要忍耐吗,大哥哥。」

  看着楚狩憋着口气的表情,法拉儿不满的抱怨着,「把大哥哥烫烫的精液射到法拉儿的脸上会怎么样嘛,这样大哥哥可以舒服,我也可以用榨来的大哥哥的精液当洗面乳了啊。」

  「神他妈洗面乳,你把我的精液当什么东西啊。」

  「当作好东西咯。」

  楚狩一手刀砍在法拉儿的脑袋上,打得她直叫疼。

  本来,大早上被一位美丽的小女神用早安咬的方式叫醒,应该是一种很惬意的事情。一开始的时候,楚狩也确实很享受这样一种服务。

  但是后来,楚狩发现法拉儿的行为越来越过分之后,就变得有些忍不了了。
  要具体说明这种烦躁的话,大概就是当一个人习惯了七点钟起床的时候连着一个礼拜被人六点五十叫醒的那种憋屈吧。

  「唉唉……不管怎么样,服务都做到这套了,大哥哥你总归把精液给我再走吧?」

  「不给!我要起床!妈卖批今天一天你都别想让我对你怎么样。」

  「怎么这样!?」

  在楚狩起床穿衣服的时候,法拉儿耍赖一样的爬到楚狩的肩膀上,轻咬着楚狩的耳朵开始撒娇:

  「干我干我干我嘛~~~再不济至少也让我为大哥哥你口交啊~~~~把精液给我、给我嘛~~~~没有精液我要渴死了!!!」

  「口渴的话就去喝水!」

  「水太淡了,没大哥哥的精液有味道嘛!!精液、给我精液啊啊啊!!!」
  「你给我有点女神的样子好不好!」

  「不好!我现在是主人的从属女神宠物!没有主人的精液我要死啦啦啦啦!!!!」

  法拉儿撒娇的神色非常可爱,结合上她咬着楚狩的耳朵轻喷出来的热气,让楚狩感觉痒痒的,差点就真把法拉儿按回到床上把她干到听话为止。

  但是,这个小女神自从堕落为从属神之后,行为一天比一天过分,不治她几回的话真得被她把天翻了!

  「不干!」

  「唔!!!!」

  法拉儿两侧的嘴巴鼓起,做出一副生气的模样。

  不过,她眼珠子转了转之后,还是松开了楚狩。

  「怎么?认输了?」

  「嗯,认输了!」

  ……妈的不像啊?

  法拉儿插起腰来——以她还是个孩子一样的身高做出这种老气横秋的动作实在是令人滑稽。

  「我今天来事找你有正事的,大哥哥。鲜花骑士团我已经改造完毕了,大哥哥你去检阅一下吧?」

  「……哈?鲜花骑士团?改造?什么时候的事?」

  「当然是……我成为大哥哥你的私有品之后的事情咯。」

  法拉儿的脸上露出小恶魔一样阴险的笑容。

  「我啊,从那天回去之后,发现鲜花骑士团里面一个很大的问题呢。嗯,就是她们的信仰问题。」

  「她们信仰的是我这个女神,而不是大哥哥你。她们是因为我才决定为大哥哥你效力的。」

  ——这有什么区别么?反正你现在都是我的从属神了啊?

  「当然有区别了。总之呢,我觉得这不对,这很不对。」

  她那孩子一样纯真的脸上,邪恶的笑容更显,「我是大哥哥你的所有物,她们既然是我的信徒的话,当然也应该是大哥哥你的所有物才对。那么,她们的信仰,就应该换成大哥哥才行。」

  「……哈?」

  「但是呢,很遗憾,我问过了很多人,包括达络、纤语,还有阿依丝姐姐她们,结果她们的答案都挺令人失望的——为大哥哥你效力可以,但是将信仰对象换成大哥哥你却绝对不行。」

  法拉儿的脸上,露出极为可怕的神色。

  「她们那天呢,说了很多对大哥哥你不好的坏话——虽然我不认为她们是在说谎,但是这实在是令我难以忍受。我不能忍受我的信徒们,用一种这么恶劣的态度来面对大哥哥。」

  「所以,我给她们好好的」上了一课「。」

  「」上了一课「是指——」

  「嘛,这样说估计比较慢,大哥哥你干脆来主动看看吧~~~」

  法拉儿走到楚狩的房门前,提起自己的裙子,对楚狩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只是,她提起裙子之后,自己那光洁无毛的粉嫩蜜穴,就完整无遗的暴露在了楚狩的面前。

  连带着那汁水淋漓的景象也不例外。

  「你只是想让我干你对吧?」

  法拉儿笑着不答。

  ···

  来到了鲜花骑士团的营地之后,楚狩就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

  「啊,是法拉儿大人……还有、楚狩大人,您也来了啊?真是……太荣幸了……」

  营地前的岗哨,那名铠甲戎装的女性骑士在看到法拉儿和楚狩两人的时候,脸上显而易见的带著有惊喜的神色。

  而且,特别是看到楚狩的时候,她的脸色瞬间变得通红,神情变得有些扭捏,双腿也缓缓并拢。

  「等一下,你那是什么表情啊?」

  楚狩发出疑问,「你以前看到我不都是像是看到了垃圾一样么?巴不得让我赶快滚远点不要污你的眼一类的?」

  「请、请不要说这么令人羞愧的事情,主……楚狩大人……」

  随着楚狩的走近,楚狩身上的气味灌入到那名女性骑士的鼻中,她脸上的绯红变得更加严重,甚至连脖子跟都变得通红。

  「我已经……嗯……对以前不对的行为……嗯嗯……有了很深的忏悔了………嗯啊啊啊……所以,还请楚狩大人……嗯……忘掉以前的那些事情……」
  她的呼吸变得十分粗重,右手像是控制不住一样,不自觉的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微不可查的揉捏着自己的胸部。

  「……?」楚狩一脸蒙蔽。

  「好啦好啦,不要为难她啦大哥哥。走吧,我想要给大哥哥看的东西在更里面呢。」

  法拉儿拉了拉楚狩的手,拖着他走进鲜花骑士团的营地之中。

  而目送着楚狩消失在了视线的尽头之后,那位女性骑士瞬间像是失去了一切的力气一样,跪坐在了自己的岗哨位置上。

  她颤抖着摸了摸自己的铠甲——随即,像是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铠甲前面遮住胸口的铁片收缩移到里面,她那一对滚圆的乳房完整无遗的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下面根本就没有穿任何的内衣,她是直接真空穿着这么一副厚重的铠甲的,运动的时候,敏感的乳尖随时都会刮碰到冰冷的铁片。

  一只手抚摸在自己的胸前,而另一只手伸向自己的裙甲里面,那名女性骑士颤抖着呻吟起来——

  「啊……啊啊啊……主人……我看见主人了……恩啊啊~~~~」

  女性骑士就这么旁若无人的,在岗哨的位置上疯狂自慰了起来。

  ···

  「呐呐,大哥哥,这里是鲜花骑士团的军旅教堂。你知道的吧?每次早上训练、晚上解散之前,所有的鲜花骑士团成员都会先到教堂里面来进行祈祷,然后才会进行各自的行动。」

  法拉儿将楚狩带来的地方,是一处装饰简陋,却极为宽敞,尽显大气的大厅。

  这里正是鲜花骑士团的骑士们进行祈祷的地方。

  在大厅的礼台上,摆放着法拉儿的石质雕像,而在雕像的一旁,一身纯白色祭祀服饰的少女阿依丝正恭敬的侍立在那里。

  「听闻您将会到来,所以早早就在这里等候。以及,欢迎您的到来,楚狩大人。」

  「啊……哦。」

  楚狩点了点头。

  他有些奇怪的打量着眼前的阿依丝。

  这位少女他是认识的,是法拉儿的国度之中,地位等同于教皇的存在,平日里法拉儿的一切政事都是交给阿依丝去处理的。现在,在军旅之中,阿依丝也承担着祭祀长的职位,为鲜花骑士团主持各种宗教仪式。

  只不过……在楚狩的印象中,阿依丝的祭祀服,没这么紧吧?

  他记得阿依丝的祭祀服明明是圣白色的,非常宽敞与神圣的正装。现在,穿在她身上的这身衣服,虽然在各类花纹上勉强看得出来确实是以前那件衣服,但是却未免太……单薄了?

  圣白色的祭祀服不知道为何变成了无袖的设计,一对纤细白暂的手臂露在外面,自手腕的部分开始,带着一对连指尖都完全包裹的白丝长手套。

  肩膀以下的部分极其修身,阿依丝丰满的胸部、腰围,线条都被完完全全的勾勒了出来,看上去简直像是没穿衣服一样,不带有一丝多余的肥大。

  而再往下的地方,祭祀服到大腿半分的地方就戛然而止,不像以前那样长的都快要拖到地上,只能说是短裙的祭祀服下,是大腿上一片丰盈的绝对领域,随后就是蕾丝花边的圣白色长筒丝袜。

  在这么修身的祭祀服上,甚至连一点内衣的痕迹都看不到,不,仔细去看的话,反倒能从阿依丝的胸口那里,看得到两粒隐隐约约的凸起。

  「这踏马是你干的好事吧?」

  楚狩压低了声音质问身边的法拉儿。

  「撒,谁知道呢?」

  法拉儿装傻充愣,恶笑着,对面前的阿依丝说:

  「阿依丝,你应该知道我让你来干什么。把那个表演给大哥哥看。」

  ……表演?

  「是的,法拉儿大人。」

  阿依丝应了一声,低着头,缓步走到了法拉儿神像的面前。

  她伸出两手,以最为虔诚和圣洁的姿态,跪拜在了神像的面前。

  而这时,有个别的东西吸引了楚狩的注意。

  在阿依丝的面前,那供人跪拜的坐垫上,高高竖立着一根肉红色的假阳具。
  那粗细的程度,还有那种惟妙惟肖的色泽,不管怎么看都像是——

  「仿照大哥哥你的肉棒做出来的哦,怎么样,很像吧,大哥哥~~~」
  法拉儿凑到楚狩的耳边,恶质味的笑着说道。

  「你——」

  楚狩还没来得及指责法拉儿什么,阿依丝的礼拜就已经开始了。

  「仅以此,献给我等的至主——给予我等一切欲望、快乐、满足的至高之主啊。」

  她紧紧的伏倒在地上,紧致的身材贴在地摊上,一对滚圆的乳肉都向身侧两边挤出少许。

  本来看见她这么认真的作着宗教仪式,楚狩应该不会有什么别的念头才对,不过可能是那身奇怪的祭祀服设计的过于别致,让他的双眼总是不自觉的被阿依丝的一对乳球所吸引过去。

  在地上虔诚的跪拜十几秒之后,阿依丝才抬起头来,眼神中带有着狂热的色彩,将身子前倾到那根仿真阳具的面前。

  她注视着眼前的仿真阳具,口中念念有词的祷告:

  「赞美我们的主人:感谢您的恩典,感谢您让我等能够得以聆听您的圣音。」

  她柔软的双唇亲吻在那一对肉袋上,舔弄着肉棒的棒身,眼神变得稍许迷离,却不失任何一分狂热。

  「求您可怜我等灵魂上的淫乱,求您满足我等肉体上的下贱。」

  阿依丝将肉棒含入到口中细细的品弄,青葱的玉指如获至宝的捧着肉棒,而她的臀部则高高抬起,两腿分开,将自己裙下的风光暴露在外。

  稀疏的芳草之上,早已挂满了甘甜的露珠,粉嫩的穴肉之中,也开始汩汩清泉的流动。

  「啾咕~~~哈啊~~~请允许我等的冒犯,请饶恕我等的僭越,请求您那神圣的肉棒,净化我等身上一切的不洁,让我等的灵魂和肉体能够得到升华,永世侍奉在您在左右……啊啊啊~~~~」

  她调换了一下姿势,跪坐在肉棒的上方,扶着那根肉棒,让它对准自己小穴的洞口。

  然后,缓缓地坐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愿这份快乐铭记与我等的灵魂,愿我等的空虚能永远被您所充填,感谢您慈悲的赐予,感谢您赐予我等的快乐,我等的至主啊啊啊啊~~~~」

  一边用自己的肉穴逐渐将肉棒吞没下去,阿依丝一边依然用圣洁的语调颂唱早被法拉儿改得淫乱不堪的祝词。

  那副感觉就像是,她不是在用这根肉棒进行自慰,而是在进行什么圣洁的宗教仪式一样。

  看到阿依丝一边表现出来圣洁的气质,又一边在这份圣洁之下作着淫乱下贱的事情,楚狩的身体微微有些发热。

  「嘻嘻,大哥哥,看来你很喜欢这个节目嘛,你看,下面都硬起来了哦?」
  法拉儿像个小恶魔一样的笑着,左手不安分的伸到楚狩的裤裆里,准确无误的抓住了那条滚烫的巨龙,轻轻的套弄起来。

  「切,少在这装蒜,你分明是把一部分信仰之力链接到了我的身上,再让她们做这种淫乱的祈祷,导致我都会受到她们的影响开始发情对吧?」

  「有什么关系,反正大哥哥你也不讨厌不是么?」

  法拉儿的手指超乎想像的灵巧,时而捏住关键的敏感部位,时而握住棒身进行套弄,时而用自己的小小指甲摩刮敏感的龟头,在她灵活的服务之下,楚狩的呼吸也渐渐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而与此同时,阿依丝那名为礼拜,实为自慰的行为也来到了最高潮的地方。
  「啊、啊啊……仁慈的至主啊!您是伟大圣洁的神,您是慈悲怜悯的神!!您看得我等的下贱……啊啊啊……您、您听得我等的淫乱……唔唔!!!故、故以您的……您的肉棒来……来解救我等的饥渴!让我等、哈啊啊啊~~~~让我等能、能够触碰您的火热……让我等能够……感受您的雄壮……啊啊啊啊!!!赞美、赞美您的仁慈……哈啊……赞美您的火热与雄壮……让、让我等能够领悟快乐……让、让我等的淫贱……能够被您的肉棒所净化,在您所赐予的快乐中能够得以永恒!!!」

  她喘着粗气,因为肉棒在她的身体里不断的抽插,让她的言语都开始变得时时中断。

  她脱下了自己身上的祭祀袍,露出了自己一对滚圆坚挺的乳房。不过却不是完全脱下,祭祀袍半挂在她的腰上,那种一半赤裸的模样,反倒更加让人感到诱惑。

  她的颂唱却一直在继续。

  「我等是淫贱的罪人,我等……是……曾亵渎于您的罪人……可您的仁慈宽恕了我等的罪过,赐予我等……最、最甜美的快乐……哈啊啊啊~~~~~我等、我等愿永远追随在您的近侧……赞美您的名字,作为您的奴仆,在您的脚边虔诚的向您敬拜——您即是我等的神灵,您即是我等的主人我等是您永恒的追随者,我等请求您施与快乐的净化,净化我等身上的不洁,用这……淫贱肮脏的身躯,请求您一时慈悲的垂怜……啊啊……啊啊啊……请、请原谅我等的不敬,用那航脏的淫水,玷污了您至洁的圣物……请您原谅……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几次激烈的抽动,阿依丝瘫坐在那根仿真的肉棒上,无力的喘着气,脸上是一片高潮之后的潮红。

  不过,仅仅是休息了一会而已,她就挣扎着,从肉棒上站了起来。

  随着「啵」的一声,肉棒被抽离了阿依丝的小穴之中,明明只是法拉儿仿制楚狩的肉棒而已,却喷射出了和正品几乎无二的白浊浓稠精液,挂在那根依旧昂扬的肉棒上。

  「感谢主人的赐予。」

  阿依丝甜美的笑着,重新俯下身子,将肉棒含入到自己的口中,将上面的精液舔食干净。

  明明她的小穴中也有不少的精液流出,甚至还流到了她大腿的丝袜上,不过她似乎根本不在意这种淫乱的场景一样,将肉棒舔食干净站起来之后,她就重新将腰上的圣白色祭祀袍拉起来穿好。

  「以上就是我等每日的祷告仪式,您还满意么?法拉儿大人,还有~~~主人?」

  她那声「主人」的声音,充满了甜蜜的爱意。

  这正是鲜花骑士团现在每日必行的祷告。

  在法拉儿强大的洗脑能力面前,所有的鲜花骑士团人员,没有一人得以幸免,统统落入到了法拉儿的洗脑能力之中。

  或许连她们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女神会对她们做出这种事情。而法拉儿也确实不讲任何的情面,不管是和她关系多么亲密的人员,都被她给洗脑,篡改了脑内的常识。

  在现在的鲜花骑士团成员的眼中,楚狩已经是和法拉儿等同地位,不,甚至更高的人。代替了原本每日必行的向女神祷告,她们现在每人都必须在楚狩的「肉棒」下经历一次高潮,来向她们的主人楚狩证明自己的虔诚与忠心。

  ——我都还没让她们插着自慰棒睡觉和训练呢。

  当然,这还没来得及实施的行为,市之后的事情了。

  「还行吧,你看啊阿依丝,大哥哥他现在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你大腿上的精液呢。」

  法拉儿的左手还在为楚狩的肉棒作着套弄服务,不过她脸上的笑容与赞赏却不是作伪的。

  「能够被主人注视,实在是阿依丝至高的荣幸。不过,能够被主人的圣液浸染身体,是这副下贱的躯体为了主人所必要的净化仪式,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

  阿依丝认真说道,「如果可以的话,还请主人赐予我等大量真正的圣液,以供我等进行洗浴。如果能够全身心的浸染在主人的圣液之中,想必我等的灵魂和肉体都能够得到更进一步的升华。」

  「在你进行那什么」升华「之前,我怀疑那些精液就先被法拉儿一个人偷偷吃干净了。」

  楚狩没好气的吐槽。

  「切~~~大哥哥你居然还在生气啊。」

  法拉儿抱怨一声,「我还以为我为大哥哥你做的这些事情已经足够让大哥哥消气,并好好的来干法拉儿一顿了,没想到还是不够啊?」

  楚狩嘿笑一声,一步冲到阿依丝面前,把她一口气按倒在地毯上。

  「我宁愿干阿依丝一顿都不干你,说了今天你想都别想这种事情,你最好趁早死了这条心吧法拉儿。」

  「啊、啊啊……主人、主人要来净化阿依丝么……?」

  本来被一个异性突然扑倒在地上,正常人的反应都应该是惊声尖叫,不过阿依丝却恰好相反,脸色不正常的红润起来,表情显得极为兴奋。

  「对对,现在大哥哥就是要干你这个不知廉耻的狐狸精,真是的,明明是我把你洗脑成现在这样的,为什么大哥哥宁愿干你都不干我啊?」

  「是的、阿依丝、阿依丝就是一只不知廉耻,从灵魂都肉体都充满了淫乱的狐狸精!请主人、请主人您用您那神圣的肉棒净化我这头不知廉耻的狐狸精,让阿依丝能够感受到主人您的火热,让阿依丝的灵魂能够通往天国,主人!!」
  楚狩把肉棒伸到阿依丝的口边,闻到那种真实的肉棒的火热气息,阿依丝几乎感动到落泪,失神一样将肉棒含入口中,卖力的舔弄着。

  「啾、啾咕……唔……唏噜噜~~~~」

  不过很快的,楚狩感觉肉棒的架势差不多了,就将肉棒从阿依丝的口中抽出,在阿依丝的小穴口蹭了几下之后,一贯而入的冲入到阿依丝的小穴里。

  「啊、啊啊……进来了……主人的肉棒!!」

  阿依丝浪叫起来,「阿依丝好幸福……能够,能够被主人的肉棒垂怜……能够在主人的身下得到真正的净化……!!插得好深……阿依丝好舒服啊啊啊!!!」

  「切。」

  法拉儿不满的嘀咕一声。

  显然,阿依丝这种有感而发的呻吟声,在她听来简直是无比的刺耳——我是把大哥哥叫来干我的,你这个偷腥猫踏马浪叫个什么?

  「闭嘴啦你!」

  法拉儿恶狠狠的吼了一声,本来自己的小穴太久没得到楚狩肉棒的滋润,已经发痒发浪到不行,楚狩又在自己面前公然和自己的祭祀长进行春宫,对法拉儿来说简直是难以忍受。

  根本不满足于叫阿依丝闭嘴这么简单,法拉儿干脆学着楚狩一样玩霸王硬上弓这一套,将自己的裙摆甩到一边,她湿润的小穴直接盖在了阿依丝的脸上。
  「啊啊……女神大人的圣液……能够、能够同时接受主人和女神大人的垂怜,阿依丝真的感到好幸福。」

  「妈的这样都不能让你闭嘴是吧?给我好好舔啊,我亲爱的阿依丝姐姐!闭嘴啦你!!!」

  法拉儿忍无可忍的咆哮起来。

  解开自己衣服上的纽扣,将自己的一对平坦的乳房同样暴露出来,法拉儿可怜兮兮的往后躺在楚狩的胸前,哀求着:

  「大哥哥~~~别干阿依丝了,来干干法拉儿好不好?」

  「不好。」

  「那至少——摸摸法拉儿的胸部嘛,那里也好痒的。」

  「不好,你那里太平了,蹂起来没有阿依丝胸口带劲。」

  「啊啊啊大哥哥你是想气死我吗!!!」

  「啊、啊啊啊……主人的肉棒好大……」

  「解雇!!我要解雇你这个偷腥猫啊啊啊啊啊!!!!」

  ···

  也不知道楚狩最后到底在阿依丝身上发射了多少次,但是到后来,阿依丝已经彻底失去了神智,软软的躺在地毯上,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而她的身下,白浊的精液正从她的小穴里大股大股的流出,就连她的身体上,楚狩射出的精液都飞的到处都是。

  而法拉儿——

  「放——开——我——啦!!!」

  被楚狩从后衣领直接提起来的法拉儿大声的抱怨着。

  「切,放开你让你回去把阿依丝整个吃进肚子里么?」

  楚狩挑了挑眉毛,干完阿依丝之后的他全身一阵舒爽,「我说了今天你别想拿到我的一点精液,这是处罚!」

  「唔唔唔……!!!」

  法拉儿恨恨的咬着牙,眼神盯着楚狩那依然鼓起的裤裆,满是不甘心的神色。

  不过,她转了转眼神,似乎又想到什么阴谋诡计一样,嘿嘿笑了起来。
  「等等等等,大哥哥,我们再最后去一个地方怎么样?」

  「你还想玩什么把戏?」

  「不不不,不玩什么把戏,我们再去最后一个地方,放心,不远,就在鲜花骑士团的营地里。」

  法拉儿指向另外一处方向,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怎么样大哥哥?我带你去见见她的表演,如果到时候你还不想干我的话,那我认输,今天怪怪的忍过这一天,再也不闹什么幺蛾子了。」

  「而要是大哥哥你到时候想要干我的话……嘿嘿,至少五次怎么样?」
  冷漠……jpg

  「我干嘛要搭理你?去不去对我又没好处。反正我现在也是铁了心的要禁欲你一天。」

  「怎么能说没好处呢?」

  法拉儿用手肘敲了敲楚狩的胸膛,十足一副二五仔一样奸险的表情,「去嘛去嘛,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干,兴许大哥哥你就突然起意真的想要干我了呢?」
  奇了怪了,法拉儿到底卖哪门子药?

  说起来,我可没想到——原本十足一副圣母般无私的法拉儿,在堕落之后,会变成这种自己完全意想不到的样子啊。

  代替了之前的无私,现在的她变得无比自私和任性。

  代替了之前的害羞,现在的她变得无比奔放和淫浪。

  甚至……这小屁孩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么精湛的性爱技巧?就算是性格可以被改写,这种技巧没人教的话,总不可能无师自通的啊?

  难道说……这家伙……

  「行,带路,我倒想看看你偷偷摸摸背着我还搞了些什么名堂。」

  楚狩嘴角露出期待的笑容。

【完】
看牌抢庄怎么玩加拿大快乐,太阳城娱乐,巴黎人娱乐场 - Welcome 加拿大快乐,太阳城娱乐,巴黎人娱乐场 - Welcome